众所周知,我比较喜欢写歌但不擅长唱歌,所以通常会用 Vocaloid 实现歌曲的人声部分。以后可能还会考虑 Synthesizer V 的音源,当然这是后话了。

之前会将歌曲上传到网易云音乐,因为在 2014-2017 年期间,网易云音乐一直是一个还不错的音乐平台。

然而现在,网易云的审核真的是越来越 nt 了。如果你希望在你上传的歌曲里添加虚拟歌姬作为歌手,你必须:

- 阅读剩余部分 -

之前一直在豆瓣音乐人小站上传 demo,然而豆瓣似乎已经抛弃“小站”这个产品许久

——小站需要借助 Flash Player 才能在浏览器端上传音乐,然而 Adobe Flash Player 已于去年十二月寿终正寝。

于是给 Typecho 装了一个 APlayer 插件,以后有什么 demo 的话直接上传到 blog 就完事了。希望有关部门不要找我麻烦,让我提供什么视听许可证之类的…… = =


明天就要返校参加毕业典礼了。2016 年上大学,但 2021 年才参加毕业典礼。疫情搅乱了太多的事情。

打算在毕业的时候整个活,于是很早就开始着手写了一首新歌,希望能在明天大家合影留念的时候,调个人多的地方搞一波快闪。毕竟之前完全没这么玩过。

- 阅读剩余部分 -

注:本文是高等计算机体系结构课程的作业,因为觉得作业不能白写,而且读书报告似乎被我写成了科普向的文章,所以打算把这些作业发在 blog 上 _(:з」∠)_

微处理器的结构曾经有过几次重大的革新:流水线和 RISC 概念的诞生,使得处理器的性能和指令吞吐量大幅度提升;多发射、超标量技术的诞生,使得指令级并行性得到了进一步的开发;乱序执行技术的推出,使得处理器的动态调度能力达到了新的顶峰。而在微结构发展的历史中,曾出现过很多让人耳目一新的设计:前有 Cray 设计的向量处理机,后有本文提出的超长指令字架构。

- 阅读剩余部分 -

注:本文是高等计算机体系结构课程的作业,因为觉得作业不能白写,而且读书报告似乎被我写成了科普向的文章,所以打算把这些作业发在 blog 上 _(:з」∠)_

自流水线的概念被提出起,处理器的性能就进入了一个飞速提升的时代。而随着 RISC、超标量等技术的诞生和发展,指令级并行性的开发越来越被人所重视,指令级并行度本身也在技术的更迭中不断上升。为了提升处理器的性能,进一步挖掘 ILP,人们选择让处理器尽可能同时分析和调度更多的指令。但由于控制转移指令的存在,尤其是条件分支,处理器不得不采用推测执行的方式来跨越基本块的边界,将流水线填得更满——由此,就诞生了分支预测技术。

“分支预测” 技术正如其名,是一种 “预测” 未来的技术。但实际上,它可以做得很简单,例如对所有分支都预测不跳转;也可以做得很复杂,例如结合过往的分支跳转情况,进行各类预测。在本科期间初次了解分支预测技术时,我曾痴迷于此——一度惊讶于简单的计数器居然也可以预知未来,而复杂的多级结构居然可以将预测正确率推上一个常人无法想象的顶峰。

借读书报告的机会,我终于能从历史的角度,学习和认识分支预测器的发展过程。这篇读书报告虽然是针对 TAGE 分支预测器的论文撰写的,但实际上我将课程中提到的所有关于分支预测的文献都大略的看了一遍。本文将结合这些文献,着重探讨 TAGE 分支预测器的技术要点,兼以浅谈分支预测器的普适设计思想。

- 阅读剩余部分 -